首頁>檢索頁>當前

東西部協作教育組團式幫扶的探索

發布時間:2021-10-13 作者:?王偉杰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民族教育》雜志

對口幫扶、通過開展東西部協作教育組團式幫扶,是縮小我國東西部差距、促進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質量、努力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以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有效方式。我們在10余年的不懈努力和艱苦探索中,通過與東部地區進行結對幫扶,形成了生動的幫扶“實踐樣本”。

派遣人員進行掛職鍛煉、跟崗學習和專題培訓;實現組團式的多種形式結對幫扶;對建檔立卡家庭經濟困難學生進行重點幫扶;開展校企合作,實現訂單式培養,并在東部地區實現就業;實現德智體美勞全面帶動幫扶。通過機制牽動、項目推動、組團拉動,幫扶模式基本成型,幫扶程度逐漸由淺到深,人數由少到多,時間從短期到長期,并實行線下與線上相結合,物質幫扶與技能和知識幫扶相結合,以理念植入、業務開展、資源共享、設備捐贈等形式,促使教育扶貧在脫貧攻堅中逐步變助攻為主攻,變后衛為前鋒,為挖窮根、斬斷貧困鏈條、變輸血式扶貧為造血式扶貧貢獻了“知識智慧”和“貴州經驗”。

圖1P19-22 圖1    “穗畢同心,情系烏蒙”,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援建貴州省畢節市的納雍天河實驗學校,易地扶貧搬遷家庭的少數民族孩子們在認真學習苗族蘆笙舞“滾山珠”。王偉杰 供圖.jpg

廣州市天河區援建貴州省畢節市的納雍天河實驗學校,易地扶貧搬遷家庭的少數民族孩子們學習苗族蘆笙舞。王偉杰 供圖

東西部協作教育幫扶中探索出來的典型模式

“項目援建、教育幫扶”的雙向合作模式。該模式是將支援西部易地搬遷扶貧與教育組團式幫扶相結合,主要適用于基礎教育和學前教育階段。其做法是由東部城市投入基建項目資金,按照東部學校的規劃設計和功能分區建設或改造易地搬遷學校(幼兒園),切實保障西部易地搬遷家庭子女接受學前和基礎教育,讓貧困地區的孩子們能踏一方教育樂土,享一片夢想晴空;同時由東部學校派遣優秀師資隊伍,通過理論與實踐結合、線上和線下結合、硬件和軟件結合、教學與科研結合的形式實現優秀教育資源的共享。

“頭雁領航、東西協作”的組團支教模式。該模式也稱為“1+2+3+N”模式,主要適用于初中及高中階段。其做法是邀請一名東部名校長(或退休名師)來做“一把手”校長,引入東部學校的先進教育理念和教學技能,主抓學校全面工作。引進一名東部的副校長,配合校長做好具體理念、知識與技能的移植工作;引入一名貴州當地市直學校的副校長,配合東部校長及教師團隊做好各項服務溝通工作,提升個人認知水平和管理績效。再邀請3—5名東部高中的骨干教師團隊,將校長團隊的核心理念轉化為切實可行的實操措施,提升西部學校各個主要科目的學生成績。最后引入名校長工作室、名班主任工作室、名師工作室等領域的定向指導幫扶。同時,其幫扶方式涉及管理植入、示范引領、培訓指導三位一體的多個層面;幫扶內容包含德育管理、智育提升、體育融入、教學科研等多個層面。黔南州實踐了“1+1+1”模式,即1個3人小組教育幫扶團隊,包含1名教學能手、1名優秀班主任、1名副校長或學校中層以上干部;六盤水為“1+2”模式,即“1名掛職校長+2名以上骨干教師”。

“核心戰場、兵團作戰”的整體植入模式。高中段教育是所有組團式幫扶工作中的軟肋,該做法是通過東西部學校結對,在西部學校內部選取并非最優秀的學生,與東部學校9名高中學科教師共同組成西部學校中的“東部班”,在學習及生活中完成東部優質教育資源、先進教育理念和多元化教學方法的整體移植。其中“核心戰場”指西部縣區的最為優秀的高中,“兵團作戰”指9門高考學科的全科幫扶。該模式有效改善了學生的精神面貌和學習態度,更大大提高了西部學生的學習成績;同時,此模式并非單向的組團式幫扶,而是互派互援的雙向流動,西部學校也同步派出9名教師赴東部學校跟班“取經”。

“定向招生、保障就業”的聯合辦學模式。為培養經濟困難家庭子女掌握技能,帶動家庭脫貧致富,該模式面向建檔立卡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做到定向招生、精準培養、保障就業,主要適用于中職教育階段。其做法是東部和西部中職學校結對,定向招收農村建檔立卡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積極探索合作辦學新模式,采取“2+1”“1+2”“1.5+1.5”等多種分段培養辦學,分別在西部和東部學校完成部分學業;實行全免費就讀、補助生活費、解決交通費,學生畢業后推薦就業。此模式也涵蓋“1+1+1”幫扶協作項目,即“1名建檔立卡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到東部就讀+1名學生家長到東部就業+1戶貧困家庭實現長期脫貧”。

“訂單培養、異地就業”的校企合作模式。該模式面向西部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西部學校與東部企業主要圍繞人才培養、專業建設、師資建設、實訓基地建設、產教融合、技能提升、就業平臺建設等方面開展合作,主要適用于高職教育階段。其做法是東部企業投入真金白銀、優質資源,校企共建“校企合作雙元育人訂單班”;西部學校與東部企業開展“2+0.5+0.5”雙元育人訂單式培養,形成“招生即招工、入學即入職、頂崗即上崗、畢業即就業、就業即脫貧”的新型辦學模式;按照現代學徒制辦學模式和要求,實施校企合作雙元育人,實現精準招生、精準資助、精準培養、精準就業。該模式使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實現了從“農村人”到“都市人”的華麗轉身,真正詮釋了“職教一人,就業一個,脫貧一家”的目標。

東西部協作教育組團式幫扶實踐中存在的問題

首先是部分地州市受援的周期、時間與人員與當地學校需求錯位,要做好供需銜接。一是幫扶周期與教學周期不統一。教育組團式幫扶一般是年初派往支援學校,但是教學學年第一學期是秋季學期,影響學校教學任務和計劃。二是幫扶時間較短,一般為一年,但是真正參與到學校管理和教學科研中的時間少之又少。三是部分幫扶人員少、更換頻繁且與實際要求學科不符。盡管東部學校選派大量教育人才支援貴州教育發展,但由于教育人才頻繁更換,導致新派教師對結對地區、學校情況不熟悉,從而影響幫扶效果;再者,個別東部學校選派的體育、美術、音樂等教師,與當地需要提升的軟肋學科的實際不符。

其次是結對幫扶的覆蓋面不全,輻射帶動力亟待提升。一是結對幫扶不能實現“一對一”全覆蓋,如黔東南州與杭州市的結對幫扶中,杭州市幫扶的地區較多,但需要與杭州市結對的學校也較多,黔東南只能確保鄉鎮中心校以上學校與杭州市中小學校實現“一對一”結對幫扶,通過鄉鎮中心校結對輻射和帶動村小、教學點的發展。二是取得顯著幫扶成效的“組團式幫扶”的覆蓋面更小,目前黔東南州只能確保每縣至少有1至2所學校實施教育組團式幫扶,這與其他地州市的情況基本相同。三是部分幫扶的地域尚不能做到全覆蓋,如遵義市與上海市的結對幫扶中,幫扶地域主要集中在遵義市9個縣(市),尚有6個縣(市、區)未納入幫扶范圍。

再其次是教育幫扶中的招生機制不暢,針對支教員工的政策優惠不大導致吸引力不足。一是定向招生政策不靈活,體制機制不暢。如在實施“職業教育千人培養計劃”工作中,高職院校招生須通過全國統一高考錄取,蘇州市職業院校面向貴州省招生,須按照教育部有關政策和東西部協作計劃,向貴州省教育廳申請計劃,并報教育部審批,不得定向市州、區縣招生。二是缺乏針對支教人員的優惠政策。由于赴貴州幫扶的省外教職工駐黔時間長、人數多,由城市轉戰至山村大多不適應,“心理落差”較大,體現在日常生活不便、薪資待遇不佳、科研平臺不足、職稱評審機制不暢等,急需省級部門出臺赴黔支教教師的后勤保障優惠具體政策。

最后是受援學校的主動意識不強,造成一些幫扶流于形式。由于部分學校發展內生動力不足、渴望幫扶的訴求表達不充分不完善、主動性能動性發揮不足等問題,一些東部學校的幫扶誠意不足,體現在幫扶時間短、人員少,落實在互相參觀訪問、簽訂協議、視頻交流等形式活動上,亟須拓展幫扶領域。如較多受援縣和學校的整體科學研究能力偏弱,但科研幫扶多為缺失狀態或力度偏??;部分地區的幫扶項目較少,應協調社會資源,爭取更多教育幫扶項目;部分學校接受東部城市的物質幫扶后,相關技術幫扶未及時到位,如數字化錄播室、多媒體教研室建成后,缺乏后期技能的培訓、技術人員的選派、數字資源的共享等。

P19-22 圖2    由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援建共計投入4250萬元建設資金的貴州省畢節市納雍天河實驗學校,是為解決易地扶貧搬遷家庭孩子入學而建。圖為該校校史館,里面陳列著各地幫扶支持的物資,包含書包、校服等。王偉杰  供圖.jpg

由廣州市天河區援建共計投入4250萬元建設資金的貴州省畢節市納雍天河實驗學校,是為解決易地扶貧搬遷家庭孩子入學而建。

圖為該校校史館,里面陳列著各地幫扶支持的物資。王偉杰 供圖

教育組團式幫扶的未來發展建議

打破體制機制壁壘,完善長效幫扶機制。應充分利用“教育為先”的戰略先機,繼續推動高位對接、積極協調,有序推進2020年幫扶合作項目高質量完成,認真謀劃下一步幫扶交流計劃,圍繞師資隊伍、教育科研、干部培訓、內涵提升、教育信息化、結對幫扶、合作辦學等內容,完善常態長效幫扶機制,并重點給予支教團隊以更多政策保障。一方面,給予支教教師以政策便利,如規定支教兩年及以上的東部省份教師可在貴州進行專業技術職稱認定評審,并開辟支教教師綠色通道,實現東西部職稱評定吸引更多年富力強的東部優秀師資來黔幫扶;另一方面,從省級層面出臺保障支教人員薪資待遇等方面的政策文件,為其提供較好的生活保障和薪資保障。

進一步加大經費支持力度,深化幫扶合作內容。在省級層面增加東西部協作教育組團式幫扶專項經費撥付總量,并敦促各地州市乃至縣區設立東西部協作教育組團式幫扶專項經費,由此才能深化幫扶合作內容,讓更多的學校和學生受益。如加強對欠發達地區受援縣教育幫扶工作的監督管理,積極協調開展多形式多渠道幫扶,在教師隊伍建設、教育教學管理、學生研學交流等方面深化幫扶合作內容,切實提升幫扶實效,尤其要注重推進遠程合作幫扶模式,構建線上線下相結合的幫扶平臺。

進一步拓寬幫扶合作領域,創新幫扶形式和項目。緊緊圍繞“區域所需、東部所能”基本原則,結合實際在幫扶內容、形式及合作內容上豐富創新,著力引東部之智、借東部之力,把項目實施科學化、東西協作長效化作為對口幫扶工作的重中之重,創新推進幫扶項目落地落實,再續東部與西部城市間的友好情誼,譜寫新篇章;尤其要重視教育幫扶中科研幫扶的重要作用,借鑒東部經濟發達地區先進經驗,吸引更多的優秀教研專家和教師來黔支教,爭取設立針對支教教師的單列課題,并創造更多外出學習機會,也鼓勵本地優秀教師積極走出去,學習教育科學的先進理論知識與技能。

發揮職業教育在脫貧攻堅中的重要作用,努力提升職業學校辦學能力。尤其是東部地區職業院校應在專業建設、人才培養方案、課程體系、信息化教學、技能大賽等方面給予全面指導,提高本地職業教育專業水平。如應繼續開展東西部協作聯合培養中職生的相關工作,依托東部辦學資源,每年輸送大批建檔立卡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和經濟困難家庭子女接受東部優質的職業教育,同等享受優惠政策??紤]到職業院校在脫貧攻堅中的重要作用,建議在各級各類課題設置、獎項評比、技能大賽中給予職業院校單列的權力。

進一步深化互訪交流,拓展受援縣區學校的幫扶訴求表達渠道。在省級和市級層面,應由教育部門牽頭組織,主動向東部省份和城市對接,結合實際從市級層面打破制約工作推進的“瓶頸”,為進一步做好幫扶協作工作理清思路、掃除障礙,做好框架性規劃。同時應拓寬基層學校和一線教師的幫扶訴求表達渠道,真正將學生所需、教師所急、學校所缺等情況真實完整地反映給東部幫扶學校和所在地市教育部門;相關受援縣和學校,應努力發揮自身的主觀能動性,為東部幫扶教師創造良好的物質生活條件,以情留人、以誠感人,并給予幫扶教師以物質獎勵和精神鼓勵。

[作者王偉杰,系貴州民族大學人文科技學院科研處處長,民族民間文化教育傳承創新重點研究基地(高等院校)常務副主任、教授](《中國民族教育》雜志2021年第10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67614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东京热无码国产精品